演出|鈴木演員訓練法工作坊
時間|2020/06/03~2020/06/07
地點|高雄建軍跨域基地藝術村

文字 \劉悉達(駐站成員)
攝影 \廖哲羚

第四天 我、你、我們

幾天的訓練下來,學員的身體已具備基本的建成。就我觀察自己的生理變化,執行三分鐘的重踏,抬腳不再那麼吃力,心肺的能力也有顯著提升,要累積幾次的重踏才會漸漸跟不上節奏。

我感覺,柏廷的訓練也漸漸轉向,在學員的身體都已接近準備就緒後,鈴木訓練開始走向身體與意識的整合。儘管到位的動作,已經看來頗有氣勢,但是加入意識之後,又是另一個層次。好比是靈魂被吹了一口氣,身體又活過來。

我還記得,在意識延伸的練習中,我想像出來的對象是一頭老鷹,牠雄赳赳的站在一隻枯木上,老鷹的眼神總是很銳利的,能遠在三公里外看到獵物,我想我逃不過他,我的設定是走近他,在遠處對他嶄露致敬的眼神以及崇拜。然而在走近他的過程,我卻活生生地感受到一種憐憫,老鷹的孤傲此時竟被我捨棄掉了傲,成了偏義複詞,這個行走不過三公尺的過程,我想對於每個學員都是五味雜陳,也都有各自的經歷。

喔,不要試著對我做心理分析。那是頭老鷹,只是頭老鷹。

其他學員的想像比我豐富得多,記得一位同學分享,她是走進一個荒蕪的破屋,她走近發現更多的細節,柏廷在她身前推擋著她製造更強的阻力,讓她繼續踏步一陣子之後才停止,其他人在旁邊看著,看著她的身體已經被推入極限,汗不斷從額頭冒出,臉部的表情也開始有了變化,越來越凝重而充滿力量。雖無法看見她看見的想像世界,但從她的身體、表情卻似乎也身歷其境,也有一些情緒冒了出來,進入了她的想像當中。跟柏廷在第三天的「馬克白」示範一樣,對我來說,這都是非常驚人的演出。

在這一天,對我而言,最大的不同是,我已很能夠習慣工作坊中群體的狀態,然而表現出來的是越來越無我,我不再意識到他人的表現、眼光。反而很能感受到自己,甚至是有點沉溺於自我,享受身體帶給我的感受。

這個群體的情境,似乎也是跟隨著每個人的投入不斷地在醞釀以及成長。有些時候,不自覺會讓我的靈魂似乎離開了身體之外,明明就在其中,卻又像旁觀,想著這真是美。就好比週六的下午,陽光透過窗戶上古典的窗花灑進教室裡,映照出每個人的身影,看見每個人的汗和濕透的上衣,在那些時刻我看得太過沉迷,還得把我自己叫喚回來。

一個非常好玩的訓練,即便結束後腳多了許多傷口。這個練習一開始讓我想到,棒球中有一種球路叫「蝴蝶球」,在投手投出前,是用手指扣住球,投出時只是手臂甩出,手指不施力,所以蝴蝶球不會轉動,卻會隨著風漂移形成特殊的軌跡。我為了擲出不轉動如「蝴蝶球」般的飛行木棍,在甩動木棍時,我控制著手指跟前端手臂,盡量不要造成木棍多餘的晃動,然而,這不是訓練的重點。

重點在於圍成大圓練習時,木棍的擲出者與接收者必須倚賴眼神、身體的訊號,使用語言之外的肢體動作讓對方得知,木棍將往他那兒去。而又隨著越來越多的木棍加入,訊息也變得多而紊亂,似乎有相當多的眼神需要被「接住」。

此時,柏廷又將窗簾拉上,光線變得越來越少,當視覺開始無用時,反而其他的感官像被打開一樣,用聽的,用感覺的,去拋接、閃躲,情緒中會有害怕,也有興奮。儘管跑動時常感覺木棍就在身邊飛過,卻沒有人被砸中呢。

雖然自作聰明者如我似乎可以用物理力學,解釋為何這個動作無論如何都推不動對方。但這反而是該練習的聰明之處,從物理的角度,推動者力量都是相同的,接受者的受力亦是相同的,無論選擇何種姿態並不會帶來物理上的任何變化,但若從自己的念頭改變,那麼這個力量就可以自動的化成阻力或是動力。若將對方的力量視為阻力,那帶來是反面的效用,如果視為是動力,就可以一起達成某種演出效果。這是一個很棒的練習,「具體」且「直觀」的解釋了如何面對、轉化力量,是非常適合「演員」的訓練。透過念頭的移轉、變化,似乎就可以化成表演的方法。

第五天 為什麼你在這裡?

柏廷以「很硬」的解剖學知識,輔助學員認知,全身的器官、骨骼看似相當的遙遠,無相關。然而實際上是一體的,互相牽動。透過眼球在眼窩中的旋轉,我第一次能隱約感受到眼窩後方的骨頭是存在的。

柏廷老師補充,這個看向自己身體的方法(內觀),在葛氏訓練中是相當常見的。

對我而言,這個練習是個神奇的經驗。

在木棍還存在時,我只任務性的透過木棍去感受對方的身體,試著在行走的過程中慢慢地調整木棍的位置,讓木棍不至於過於繃緊壓迫腹部,也不至於放鬆而落下。當木棍退場後,反而無法忽視對方眼神中無意流露的訊息與能量,我與夥伴間眼神的交流,似乎產生了某種情緒、力度在彼此之間拉鋸。

我長期都有配戴眼鏡的習慣,在課堂裡還是我第一次嘗試佩戴隱形眼鏡,於是也幾乎還沒學會控制眼神。我看著她,不能確定自己的眼神散發如何訊息,擔心她或許會感到某種壓迫,但我沒有別種眼神了就只能看著,整個過程,有些時候我們默契良好,步伐維持在相同速率,有些時候,又靠得太近或著遠離。

當練習結束,我們分享剛剛的過程,夥伴說她確實一度被我的眼神震懾,而這也給她一些負面的情緒,所以在返回的路上,我也感受到她眼神的變化,而且她的上身向我傾斜,壓迫著我。

有趣的是,練習結束後,我感到一股灼熱的感覺從胃部慢慢上升到胸口,如同胃食道逆流一般,才突然想起這位我的夥伴,她在第一天自我介紹時,說自己的胃痛得不行,或許透過這個練習,我們不只在情緒上影響了對方,甚至是身體的狀態(當然也有可能是我當天沒吃早餐)。

在這個互動練習後,我們再次進行緩行,這次緩行,柏廷讓我們跟剛剛的夥伴拆成不同的兩邊,在行走中,去感受夥伴的眼神,可以看著他,也可以不用看,就是去連結他,在擦肩而過時,去感受對方的身體與訊息。

對我而言,剛剛跟夥伴互動而產生的情緒,推動著我的這次緩行,我對她有著複雜的情緒,夾雜著憤怒、包容等,我想同樣的化學變化也產生在其他人之中。這絕對是課程當中我們做的最好的一次緩步,我甚至不用看到,就知道有股無形的力量,產生在我們之中。

第五天上午的最後,學員們除了學習最後的重心轉移的後退版本外,還圍成了圓,練習了坐姿雕塑與站立雕塑。

柏廷打趣地說,若被鈴木老師知道我們這麼練習,肯定要破口大罵的。透過圍成圓,學員們的意識集合成了一股強大的凝聚力,即使在痛苦的雕塑動作中,同學的眼神卻激勵我,那是一種同理,不是同情,因我知道他同樣受苦,這給我繼續的力量。

唱著〈三天三夜〉的時候,那刻我感覺很快樂,也是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對工作坊的結束有不捨的感覺。

課程慢慢地進入尾聲,在上午的練習過後,我向柏廷詢問下午的時間是否還有新的課程,如果沒有我想暫時抽離「參與者」的角度,進入完全的旁觀,我想在參與者的資訊我很夠了,而若如果都是這麼「入戲」,我有點害怕最後不能寫出在客觀與主觀間平衡的紀錄。他說沒有了,但他認為在那個時間退出,相當可惜。他這麼說,我能理解,就全程參與了下午的活動,因為再沒有新的練習,就以活動稱之。

圖像工作坊的七名學員帶著畫筆來訪(加上另一名帶著相機的葫蘆樂園:劇場發聲報小編),兩個工作坊終於合體。柏廷讓我們以三人為一組加一名圖像工作坊的成員,先彼此簡短的互相了解,這幾天學習與經歷了什麼,也透過向他人的闡述,釐清自己的消化。

接下來以剛剛的組別,由鈴木訓練的學員帶著圖像工作坊的學員一起做了踏步、緩行與坐姿雕塑。根據我們葫蘆樂園的另一名小編指出,她肉體相當痛苦,但也透過了這個簡短的體驗,讓她好奇,之後也想觀賞,受過鈴木體系訓練的演員,會有如何的演出風格。

柏廷說,透過觀眾的觀看,可以察覺有人及無人觀看的時候,我們有如何的應對,或許會因為緊張而失常,或許也有人會因驕傲卻做得更好,這些也都無妨,只是要記得時時察覺自我,如此才能從中尋找實際演出的運用,甚至是發展出劇本中腳色的塑造。

對我個人而言,似乎不太能去感受他人的存在,別人的眼光並未在我身上作用,那個當下,我還是在一個很封閉的狀態,而且舒服。

這是整個工作坊中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們一次做了五個練習,順序我已不大記得,就是踏步、緩行加手、重心轉移、坐姿雕塑與站姿雕塑。

五天的訓練此時也近了尾聲,我的身體並未如我所想,來到了透支。我意外於,不過五天,身體就已經建造出了初步的強度,足以應付柏廷的指令,讓我驚訝於人的可塑性與身體的潛力。

短短的幾天,我跟大部分的工作坊同學也還不熟悉,在最後一天,卻可以感受到屬於「我們」的深厚聯繫,彷彿我們已不只是個別的學員,更像是「團員」,那樣透過一起經歷生長出來,未定義而存在的情誼,實在神奇。

學員捧著裝滿水的碗,在關上窗廉的教室內隨意的行走,水溢出來是沒關係的,柏廷在過程中問「為什麼你在這裡?」同時要我們想像水碗裡也有一個小小的自己在行走,而「我」的背後也有一個人捧著我。教室中央點起蠟燭,同時角落也灑上了一些精油。

對我而言,是一個很療癒的結尾,過程中沒想得太多,只是很投入在柏廷當下的指令而已,因為很舒服,空間裡的燭光晃動、從碗滲出的水痕、人影甚至味道,都好美,如果可以偷偷攝影,我肯定會來上一張。

為什麼我在這裡呢?當下我有一個很具象的畫面,就是我從媽媽身體裡的胚胎慢慢長大,然後從肚子裡血淋淋的被拿出來,開始有了第一個呼吸。成長總是困難,我能在這裡,一定有著很多有形及無形的幫助,所以我就只是抱持著很感激的心情,謝謝在我生命裡的每個發生,謝謝神,謝謝宇宙。

最後一次的大圈圈了,同學們分享剛剛以及這幾天的感受,感性卻又和平,有同學說,因為有著剛剛柏廷的帶領,這次的分離對他而言並不難受,反而喜悅。也有一些同學,飽含著溢滿的情緒,眼眶中帶著淚水,說不出半句話。

柏廷說,他很希望再與我們見面,我想我也會開始期待下一次的工作坊,期待這個約定成真,以及其他學員的演出、創作。

在此,也很謝謝柏廷跟所有的學員,在我生命中留下極美而不會抹滅的重要回憶。





文字 \ 劉悉達
攝影 \ 廖哲羚
主辦單位 \ 南風劇團
工作坊 \《身體圖像工作坊》- 鈴木演員訓練法
授課導師 \ 陳柏廷
時間 \6/3 三 18:30 – 21:3
6/4 四 18:30 – 21:30
6/5 五 18:30 – 21:30
6/6 六 10-13、14-17
6/7 日 09-12、13-16
地點 \ 建軍跨域基地藝術村 表演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