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阮劇團主辦
時間|2021/03/20
地點|嘉義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楊美英(國藝會2019-2020專案評論人)

由嘉義阮劇團所創辦的《草草戲劇節》(後簡稱《草草》),今年邁入第十三年,連續兩個周末,首度於每年固定舉辦地點(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之外,增加了嘉義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原嘉義酒廠),以雙園區模式同步進行,合計九十餘組表演團隊、三百四十二場戶外演出、七十二場工作坊和講堂、七十八場嘉義在地故事發展出的議題劇場、一百六十多個市集攤位等展演休閒內容,據稱一共動員八百多個工作人員,堪稱近年來逐漸受到矚目的地方性複合類大型藝文展演活動。【1】

對筆者而言,除了關注2009年首屆《草草》的高中職青年劇展開始迄今所代表「阮劇團與年輕學子的連結」與「在地深耕」之外,更重要的是,從2013年第五屆起開始增加了「草草OFF」的重要主題,致力打破制式的舞台空間,讓每年戲劇節期間的表演分布於室內、戶外、園區步道等各種地點,無論眾多作品成熟與否,歷年都展現了旺盛的實驗企圖心、活潑豐富而多元的場域可能。譬如2014年,筆者跟隨引導看戲的路線,進入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外的公共廁所,和大約廿人或站或蹲的相互捱著,在隱約嗆鼻的阿摩尼亞氣味裡,看了一場默劇,當時表演者的肢體表情和特別的空間所帶來的強烈五感和議題聯想,至今印象深刻。【2】

今年的《草草》聲勢更顯壯大,主題為「轉轉」,延續多年來表演、工作坊、講座、影展、市集等活動模式,還增設了所謂「議題劇場」。根據網路媒體資料指出,此目的乃是「藉由戲劇形式,讓民眾以多元角度看待地方生活議題。」【3】

於此浩浩蕩蕩的節慶般林林總總的表演中,筆者僅針對個人現場觀賞經驗進行討論,但令人欣喜的是,3月20日於雙園區先後觀賞的四則戲劇小品,對應於近年來時興的跨域劇場(含跨場域或特定場域表演、跨學科領域主題創作),各有所為,甚可視為時下劇場生態中對於替代空間表演美學建構思維的幾種代表方向,值得討論。

首先是日正當中的時候,由「斜槓青年創作體」在「嘉義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老建物「中間試驗場」的側邊整片紅牆前所演出的《香蘭女子電棒燙之奈奈子の假期》。

這是一個劇情輕鬆簡明的小品,表演團體沿用了之前台南永樂市場搬演《香蘭男子電棒燙》的部分角色頭偶道具與理髮院產業背景,設定了兩位女子從台南流浪到嘉義,其一歐巴桑造型的阿芳的理髮店於現場開張,其二美少女造型的奈奈子則是打開行李箱,以手寫標語「今日大作戰」「戀愛機器轉動吧!」宣示自我的愛情追求之旅。

表演過程,分別安排了兩個角色與面前席地而坐的觀眾進行互動,前者是招呼志願觀眾上場入座,接受阿芳象徵性的理容整髮,後者則是由奈奈子物色後發動邀請、求婚,展開飄散粉紅泡泡的兩情相悅戲碼。末了,阿芳拿起「有情人終成眷屬」紅字牌子,歡喜收場。

基本上這齣短劇是在前作之基礎上的嘉義外傳,所選擇的表演舞台,磚紅背景和懷舊調性的角色造型相互襯映,而且擅用園區本來就在那裡的戶外裝置(三座人形彩色鐵椅),自然而相合。整段演出的節奏輕快明朗,視覺造型上讓人聯想來自德國的弗洛茲劇團(Familie Flöz) 2014年於高雄大東文化中心巡演的《天堂大酒店》(Hotel Paradiso),演員們一樣頭戴面具,以無語言對白的肢體默劇為主要呈現方式;因此,對比之下,期待這個年輕團隊未來無論是身體表情或角色表演的細微詮釋,更具功力,越加精湛傳神,繼續發展出另一齣老少咸宜、四處趴趴走的巡演好戲。

香蘭女子電棒燙之奈奈子の假期(阮劇團提供/攝影眼福映像工作室)
香蘭女子電棒燙之奈奈子の假期(阮劇團提供/攝影眼福映像工作室)

接著,筆者陸續看了「議題劇場」五個作品中的《諸羅假期》、《畫外之音》、《農系少年威!lóng-sī siàu-liân-uē!》(後簡稱《農》),內容均與嘉義文史、產業脈絡有關,可說是將嘉義常民生活歷史素材轉化為戲劇文本。從表演空間的建構邏輯來看,《諸羅假期》、《畫外之音》和《香蘭女子電棒燙之奈奈子の假期》一樣發生是在文創園區內的不同區域,運用表演元素將日常產業功能空間,和戶外環境打造出特定的戲劇情境——帶領觀眾離開日常生活機能的慣習空間,移形幻化踏入某種表演文本的劇場環境。然而,等筆者到了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實驗劇場所演出的《農》現場,則感受到創作團隊運用自然素材等手法翻轉黑盒子空間成為日常農業現地景觀的企圖。

其中的《諸羅假期》,帶領觀眾進入酒廠的小麥儲存槽,經過一段開場序言(大意是宣布:各位好兄弟即時起放假三十天,列隊隨行後將魂歸人間「自由行」),當下觀眾已被更換身分為奔赴普渡盛宴的陰間鬼魂,巧妙入戲。其劇情大致從今昔普渡儀式的時代變遷切入,觀眾於建物內往下走,首先看到劇中角色新鬼和老鬼的對話,有助建立表演文本場景的基本理解,然後跟著領隊順著高聳曲折的樓梯結構分段上升,沿途樓梯扶手欄杆上有些裝置著黃色紙片繞捲成的小人造型一排,零星分散佈置的白紙摺成的大船、小船,以及整個建築中空高處部分往下垂掛大大長長(類)符咒的黃色紙聯,上為富有樸拙手感的文字,如「令」、「早出晚歸」、「洪雅諸羅桃城」等,頗能營造本劇談論七月普渡習俗的戲劇氛圍。之後的劇情演出主要於兩處漏斗型儲存槽進行,觀眾先是俯視低陷處的演員辜泳妍獨白,聽到了一個女性總舖師一生打拼和生命終結的故事,搭配演員被置放在ㄧ張朱紅圓形辦桌上,以及運用樂高積木組裝成的普渡菜色、盛放於十餘張粉紅塑料盤內,明顯植入了台灣辦桌文化常見物件,符號清晰且有趣。其後,觀眾來到第二個儲存槽的上方,往下看到的是深藍淺藍靛青的長方形色紙亂中有序的集中凹槽底部,前一場戲的女性總舖師來到觀眾附近,憑欄往下傳送了一艘紙船,同時觀眾慢慢將她的事故和之前遇過的新鬼、老鬼的關係連線組合完成了故事拼圖。

筆者以為,《諸羅假期》堪稱此行觀賞經驗中對於作品與表演場域的運用、整體環境視覺設計簡約而精準有力、以及觀演關係執行自在且有助文本共構,因而最感驚艷者。

至於《畫外之音》,劇情以陳澄波畫家的妻子張捷為主角,訴說他作品背後的故事與兩人之間的回憶,表演內容包括了畫家時代背景歷史資料,搭配現場器樂演奏,偶爾音樂人穿插扮演,協助情節需求,進出角色之間稍顯生硬而忙碌。此作於方形的空間演出,是一棟長條狀建築的一個房間,讓觀眾一邁入便迎面看見畫家陳澄波1931年繪成《我的家庭》的投影畫面,也是整場表演的起點,而後隨著畫家妻子口中的介紹,帶領觀眾繞行房間其他角落,配上畫家其他代表名作《嘉義街外》、《自畫像》。

就此創作題材而言,無庸置疑係屬嘉義重要藝文主題選項,但也正因此更具挑戰的難度:如何在多年來已經相當充分的資料庫和各種藝文轉譯創作發表之後,找到獨特的視角或是傳遞深刻的情感、涵義。至此,以筆者的台南劇場生態參與經驗,想到一個相關的實例:2012年,那個劇團於台南市公園路321巷內畫家郭柏川故居推出吳思僾編導演的《畫外.離去又將再來Connotation》,由畫家妻子朱婉華以畫家未亡人的身分登場向觀眾感謝致意後揭開全劇,【4】情節內容不僅能讓觀眾進一步認識台灣前輩畫家郭柏川的人生經歷和精神風骨,還有女人作為妻子和母親的生命轉折和內心滄桑。

再者,《畫外之音》在表演空間的構想上,觀眾被告知於方正的房間內遊走觀賞,但實際上筆者感受到當表演者移動的時候,看似開放的多面向觀演關係,似乎存在著某種接近畫框式(或者說是鏡框式)的設定和引導,在表演區位調度和觀眾可自由行走看戲的二者之間,產生了一種尷尬。

議題劇場《農系少年威!》(阮劇團提供/攝影眼福映像工作室)
議題劇場《農系少年威!》(阮劇團提供/攝影眼福映像工作室)

筆者當日趕上最後一場的《農》。雖然處於規格專業的黑盒子劇場,這齣戲的觀演區域並非遵照一般慣例,而是幾乎完全不使用本有的觀眾席座位。整場安排觀眾(估計約五、六十人)於原本的舞臺區席地而坐,身兼旅遊團嚮導、劇中鳳梨農、蜜農、蘭農、筍農等多種角色的兩位年輕男女演員圍繞著觀眾的四面演出,角色轉換流利,調性幽默詼諧,再加上每一段轉場即邀請觀眾自行更換觀賞面向(無異形同一種身體活動),使得滿場互動活絡氣氛歡樂。

除了表演內容顯露來自田野調查的嘉義線在地農業脈絡,演員以真人現身導覽模式的揣摩扮演,向觀眾自述身為一名嘉義青農的奮鬥辛酸血淚或從農趣事,以扼要俐落的文本結構,有效勾勒出清晰且親切的在地青農縮影。

當觀眾面對四面的舞台,僅僅運用不多的桌椅、植物等道具,在專業劇場的黑色空間裡面塑造若干農林田園自然氣息,特別是一次轉場時,工作人員連同觀眾參與一起將觀眾席的三面都拉起了養生膠帶,瞬間將觀眾包進所謂的蘭花暖房,堪稱是價廉物美的舞台設計手法,同時連動情節場景的觀眾感官變化,讓人印象深刻。

末了,回顧已經結束的第十三屆草草戲劇節,筆者雖然所能實際現場參與的項目有限,但仍可感受到雙園區節目陣容的形形色色眼花撩亂之餘,也在朝向熱鬧與門道、在地深耕的表象形式與深層意義等策展走向努力之,究竟是否歷經十餘年的成長後,如此的一個初衷為劇團的戲劇節,果然已經、或將會升級為一座城市的藝術節、一個地方的文化慶典!﹖【5】筆者認為,需要繼續觀察其在地連結與實質影響,但若回歸本文書寫思考的起點:以其開放式勇於嘗試各種空間的表演可能,包括多種替代空間(或其他不同定義的環境劇場、特定場域)的表演創作,已經值得鼓勵,並期待來年來自各方人馬匯聚嘉義所激盪出的劇場新貌。

註釋
1、引述資料來源為阮劇團的Podcast節目《這聲好啊!》EP.46 來草草沒遺憾 現場live讓你過過癮 ft. 草草戲劇‪節‬。
2、可參閱〈扛性侵倖存者重量 劇場解讀性別底層〉一文相關描述:「二○一四年嘉義草草戲劇節,姚尚德創作小品『呼吸是你的臉』,他身穿婚紗般的澎澎裙,在瀰漫尿騷味、消毒水的男生公廁跳舞、哼歌。小品中,設計了一個與觀眾互動的橋段,姚尚德抓起一位觀眾的手,撫摸自己,撫摸幾下後,往自己臉上狠狠的甩了幾下巴掌。接著,他又捧起另一位觀眾的腳,往自己肚子踹。姚尚德想透過這齣小品,訴諸二○一○年葉永鋕事件,葉永鋕生前因為性別氣質,國中時遭同學霸凌,不敢在下課時間去上廁所。事發當天,他在接近下課時,提前離開教室去上廁所,後來被發現傷重倒臥在血泊中,送醫後不幸離世。他在戲劇探討,倘若葉永鋕還有話想要講,他想講什麼?」
3、〈草草戲劇節邁入13年 升級城市文化慶典(影音)〉。
4、可參閱郭育廷:〈框裡框外的女性自我實現《畫外:離去又將再來》〉,表演藝術評論台。〈「畫外」話外——向那個劇團致敬〉,「鹿窩文化」網誌。
5、參閱〈草草戲劇節邁入13年 升級城市文化慶典(影音)〉:「草草戲劇節策展人、阮劇團藝術總監汪兆謙:『(原音)草草戲劇節它已經正式從阮劇團的事變成嘉義的事,這個藝術節從一個劇團的藝術節,變成這座城市的藝術節。』」

本文首次發表於表演藝術評論台https://pareviews.ncafroc.org.tw/?p=66162